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字母榜(ID:wujicaijing),作者:刘星志,编辑:王靖 4月26日,韩国总统尹锡悦在访美行程中,应特斯拉CEO马斯克邀请短暂会面。 虽然会面由马斯克提出,但尹锡悦似乎是更急切的一方。根据新闻发布会的文字记录,尹锡悦试图说服马斯克去韩国建厂。 尹锡悦表示,韩国拥有最高水准的制造业机器人和高级人才,是能使特斯拉超级电池工厂实现最高效运营的国家。若特斯拉决定对韩投资,韩方将在选址、人力和税务方面提供积极支持。马斯克则回应称,韩国仍然是最令人感兴趣的超级工厂落户候选地之一

韩国要和中国抢超级工厂?

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字母榜(ID:wujicaijing),作者:刘星志,编辑:王靖

  4月26日,韩国总统尹锡悦在访美行程中,应特斯拉CEO马斯克邀请短暂会面。

  虽然会面由马斯克提出,但尹锡悦似乎是更急切的一方。根据新闻发布会的文字记录,尹锡悦试图说服马斯克去韩国建厂。

  尹锡悦表示,韩国拥有最高水准的制造业机器人和高级人才,是能使特斯拉超级电池工厂实现最高效运营的国家。若特斯拉决定对韩投资,韩方将在选址、人力和税务方面提供积极支持。马斯克则回应称,韩国仍然是最令人感兴趣的超级工厂落户候选地之一,相信自己会有访韩的机会。

  从目前信息来看,两人的交流没有带来实质性进展。去年11月,尹锡悦就和马斯克线上会面,讨论投资事宜,两次会面公开的内容差别不大。

  但在这次会面前,今年3月1日特斯拉投资者日上,马斯克官宣了新工厂选址——墨西哥;4月9日,特斯拉储能超级工厂项目又落地上海,根据规划,这座工厂明年二季度就将正式投产。

  随着国内产业升级不断加速,中韩两国产业从互补逐渐走向竞争,而在新能源车这个竞争最为激烈的领域,韩国企业的优势正逐渐消失。

  截至去年,宁德时代已连续五年登顶动力电池行业世界第一,且与LG新能源等韩企的份额差距还在扩大;比亚迪等本土车企的崛起,让韩国车企在中国生存空间越来越小。

  尹锡悦半年内两见马斯克,折射出的正是韩国在产业升级转型上的焦虑。一座特斯拉工厂或许很难让韩国夺回优势,但至少能在国际产业链地位竞争上博取一些筹码。

  一

  贸易数据最能说明韩国目前的焦虑。

  公开数据显示,去年2月到今年2月,韩国连续12个月出现贸易逆差,上一次出现如此长时间的贸易逆差,还是在1997年金融危机期间。

  韩国过去一年的贸易逆差,很大程度上是受能源价格上涨的影响,但如果把时间线拉长,从大趋势上看,2018年开始,韩国的贸易顺差就不断缩小。

  贸易数据的走低,意味着韩国在国际产业链地位有下滑趋势。汽车和半导体是韩国两大支柱产业,而我国半导体及新能源产业链崛起,正在对韩国的贸易造成冲击。

  公开数据显示,2013年,中国在汽车和零部件上对韩国贸易逆差达53亿美元。彼时中韩汽车产业差距之大,以至于有媒体称“中国汽车产业至少落后韩国十年”,“现代为代表的韩系车让丰田和大众倍感威胁”。

  但到了去年,韩国汽车行业反过来对中国出现了18亿美元的贸易逆差,这波新能源浪潮下,轮到韩国企业体会焦虑的感觉。

  当然,相比其他国家,韩国在新能源领域仍有优势。韩国关裞厅4月28日发布数据显示,今年一季度,韩国汽车出口额154.2亿美元,同比增长41.1%,创历史新高;出口总量达68万辆,同比增长31.1%。

  而同期,中国车企出口99.4万辆汽车,同比增长70.6%,其中新能源车24.8万辆,同比增长1.1倍。不论是净值还是增速,中国汽车出口都远超韩国。

  此外,国内自主品牌入局欧洲,引起韩国媒体的关注,韩国业内认为,中国企业进入欧洲会让当地新能源车市场竞争加剧。欧洲是韩国汽车品牌的重要市场,去年前三季度,韩国现代和起亚两个品牌在欧洲累计市占率高达9.9%。

  二

  上海临港正嘉路,距海岸线三公里左右,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坐落于此。

  这里是特斯拉全球5座超级工厂中面积最小的一座,也是效率最高的一座。2022年全年,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交付新车超71万辆,占全球交付量比重高达54.2%,这意味着,平均每天有2000多辆新车在上海工厂组装完成,发往世界各地。

  上海工厂落成至今,不仅带动了税收、就业,更盘活了中国新能源市场的产业链活力,加速了车企的淘汰与升级。而对于韩国的体量来说,这样一座工厂无疑能给经济注入活力,缓解其当下的焦虑,因此,即便墨西哥新工厂已经官宣,韩国仍要不遗余力继续争取。

  而正如尹锡悦所说,韩国在争夺特斯拉工厂上,有着自己的优势。虽然对中国的比较优势正逐步丧失,但韩国依旧是电动化转型上相对积极的国家。

  在品牌上,现代、起亚等韩系品牌在欧美等市场认可度不低,而在电动车最重要的动力电池领域,韩国企业几乎是唯一能和中国企业抗衡的力量,2022年,韩系动力电池厂商LG新能源、SK on和三星SDI的市场份额总共23.7%。虽然韩国企业的份额加起来都不如宁德时代一家,但LG本身就是特斯拉目前倚重的供应商之一。

  除了目前已有配套产业以外,韩国正在新能源行业投资上加码。本月初,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说,2027年前韩国要在新一代电池、半导体、显示设备三大领域投入160万亿韩元(8400亿元人民币)。

  此外,按照规划目标,特斯拉要在2030年实现2000万辆销售目标,目前的工厂数目还远远不够。而亚洲人口占全世界半壁江山,在可预见的将来,上海工厂产能也将捉襟见肘。

  而放眼亚洲,配套产业链完整,能快速建厂开始交付的,除了中国,可能也只剩下韩国。此外,近年来,韩国新能源车相关供应链也在向美国迁移,韩国与美国,韩企与特斯拉的联系正日益紧密。

  三

  于情于理,在韩国建厂都是不错的选择,但马斯克从不按常理出牌。

  一座小小的工厂,却能帮助中国这样庞大的市场在新能源产业上提速,上海工厂“样板间”的作用,让不少希望在新能源浪潮中有所作为的国家对特斯拉工厂垂涎欲滴。

  在墨西哥工厂官宣前,特斯拉就和许多国家传出过“绯闻”,包括加拿大、印尼、印度、泰国等。

  2022年股东大会上,马斯克在回应在哪建厂的问题时,意味深长地说自己“一半是加拿大人”。此前,特斯拉收购了加拿大电池企业Hibar System。

  今年2月,印尼总统维多多也自信满满地表示,相信特斯拉将敲定一项在印尼的投资。维多多拉拢马斯克的方式与尹锡悦如出一辙,“我对他(马斯克)说,如果你在印尼投资,我将给予镍的特许权(采矿特许权)。”维多多透露。

  此外,有上海工厂成功的铺垫,中国也是有力的竞争对手,去年初有传闻称特斯拉将在中国设立第二工厂,沈阳、广州、深圳等城市陆续传出与特斯拉的“绯闻”。但今年3月,这座新工厂最终落地墨西哥,这里离特斯大本营美国更近。

  当然,马斯克对加拿大、韩国等国家的示好可能也所言非虚,毕竟随着特斯拉的增长,后续还有更多的建厂机会。而对于韩国来说,想要拿下一座超级工厂,最大的竞争对手仍是中国。

  虽然马斯克去年曾表示,短期内不会在中国开新工厂,但按他估计,中国市场最终将占特斯拉销量的25%-30%。假如未来上海工厂扩产后的产能仍不足以覆盖需求,那么在国内,而不是几百公里外的韩国再建一家工厂的可能性显然更大。

  有观点认为,作为一家美国公司,特斯拉工厂选址可能会受地缘因素影响,然而从刚刚落地的上海储能超级工厂项目来看,地缘风险是马斯克投资决策的影响因素之一,但成本和效率才是核心。在此背景下,哪里的供应链更完善、成本更低、政策力度更大,哪里就能赢下“特斯拉争夺战”。

  参考资料:

  《韩一季度汽车和新能源车出口创新高》韩联社

  《马斯克:特斯拉短期内不会在中国开新工厂,会扩大上海工厂的规模》Tech星球

  《韩国总统在美国接见马斯克!他们聊了些啥?》每日经济新闻

  《特斯拉,韩国建厂?》汽车公社

  《印尼总统有信心获得特斯拉的投资,韩国、加拿大落选?》盖世汽车

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字母榜(ID:wujicaijing),作者:刘星志,编辑:王靖

炒股开户享福利,送投顾服务60天体验权,一对一指导服务! 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郭明煜



上一篇:马晓河:建议给农村60岁以上的老人发放老农津贴    下一篇:翰森制药公布“HS-10506片”获临床试验通知书    


Powered by 被窝电影网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